×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港大高材生莫皓光,歸隱山林13年,吃靠種,穿靠撿,甚至別叫「野人」,有意義嗎?

安妮 2021/07/20
 

熱點明星獨特爆料,前沿榜單新聞時事,我是小編安妮,關注@田園牧哥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傳遞善舉正能量,你想知道的,這裡都有哦!

 

莫皓光

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金榜題名時」,在「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古代,往往與仕途掛鉤。所以這一喜,也指事業。包括現代社會,無數學子參加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一般的大學聯考,就是 為了能夠考到一個好大學,等畢業後找到個體面一些的工作。

只不過,有位從香港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莫皓光,卻在畢業後選擇了當「農夫」,做起了「撿破爛」的工作。這似乎並不是一份常人眼中體面的工作,可是莫皓光卻樂在其中。甚至連他的妻子也不嫌棄他,和他一起做起了這份工作。 是莫皓光自甘墮落?還是另有隱情?

有一天,他居住的城市將要被垃圾包圍

莫皓光,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自小便接受著優質的資源和教育,加之他勤奮努力,學業上順風順水,後來更是考上了香港大學。而成為一名大學生的莫皓光,和普通大學生也沒什麼不同。在學習之餘,也會想著玩。 而對於畢業後的發展方向,卻沒有一個明確的計畫。

不過雖然沒有一個明確的規劃,但是想必有相當多的大學生,都相信自身畢業後能夠一展宏圖,莫皓光也不例外。不過他的理想抱負, 卻是常常被人們掛在嘴邊的「保護環境」。讓莫皓光產生這種想法,蓋因為他之前看了一條新聞。

莫皓光

新聞中說,香港的垃圾已經接近飽和,終有一天這座城市將要被垃圾完全包圍。看到這個新聞的莫皓光當場就愣住了,香港是他從小長大的城市, 他熱愛這裡,他不想看到這裡變成一座「垃圾城」。

如果香港真的被垃圾包圍了,那麼生活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垃圾的製造者, 所以莫皓光產生了一種濃濃的愧疚之情。這「保護環境,熱愛大自然」的理想抱負,也就此在他心中紮根。

只不過,此時的莫皓光仍舊生活在表面乾淨整潔的城市當中,享受著各種便利生活,只是有這麼一個意識,並沒有確切的規劃。直到莫皓光考上香港浸會大學的碩士研究生後, 偶然去體驗了一次鄉村生活,這才讓他真切的意識到,城市和鄉村的環境,是真的有差異的。

自小在城市中長大的莫皓光,剛一到鄉村,便被撲面而來的自然之風給滌蕩的靈魂一震。風中,有新鮮泥土混合著青草的氣息,也有鮮花伴生著陽光的明媚感, 和城市當中的直聳入雲的鋼鐵大廈截然不同。似乎到了這裡,整個人的心情都隨著這寧靜柔和的鄉村而放鬆。

體驗生活的莫皓光

在體驗過這樣的自然生活後,莫皓光便堅定了保護大自然的想法。此時他的理想抱負,已經不是過於籠統的「保護環境」了,而是有了一個初步的規劃。 莫皓光想要做一份對環境、對自然有益的工作,這一硬性指標,對於他來說,甚至排在了工資之上。

只不過,理想與現實之中似乎總是隔著天塹。莫皓光的「自然」理想,註定與香港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格格不入。因為多數人都會選擇在香港發展地產行業以及各類金融行業, 莫皓光的追求環保自然,實在是個異類。

莫皓光沒覺得自己異類,他找不到相關行業的工作,便自己成立了一家宣導環保理念的公司,意在喚醒大家的環保意識。只不過,莫皓光沒有技術性產品進行支撐,僅僅憑藉一些活動和宣傳,很難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這等於說,莫皓光的環保公司其實是失敗的。而夢想破滅,他卻並沒有氣餒,反而有了新的打算。失敗一次的莫皓光知道, 他無法決定別人如何做,但是,他卻可以決定自己要怎樣做。所以莫皓光決定身體力行,他要回歸自然,歸隱山林。

生命中的另一半,與他一同歸隱山林

用草戒代替戒指

做出這個決定之前,莫皓光其實已經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阿牛。如果是尋常人,得知另一半要隱居山林,估計多半會覺得對方「腦子有病」。 但是阿牛不覺得,阿牛甚至十分支持莫皓光。

原來,阿牛也是一個環保人士,兩人正是在一次環保課程上相識,可謂是志同道合。這兩人在一起有多麼環保呢?他們就連結婚,走的都是「極簡風」。

婚禮上,沒有山珍海味,沒有傳統習俗上的鑽戒。 有的只是夫妻二手親手做的十幾道素菜,和互相為對方編織的草戒。當然,最令人咂舌的是,前來赴宴的賓客,餐具都要自己帶。

或許在旁人看來,這不是極簡,不是環保,而是摳門。但是對於這夫妻二人來說,他們真的是想身體力行的做好節約環保, 不信,來看看他們婚後的生活。

婚前,莫皓光與阿牛便決定好了歸隱山林,婚後,他們果然放棄了城市中的繁華與便利,而後經過多方的考量,選擇了一處遠離城市的鄉村落腳。這處鄉村,位於元朗山腳下,他們在這裡, 租了一間22平米的小屋。

簡樸的生活

遠離城市,意味著諸多生活都有不便。莫皓光與妻子沒有電視、沒有空調,也沒有便利的交通,出行只能靠雙腿。 就連電,夫妻二人也很少使用。好在山間夏季並不炎熱,而冬季寒冷的時候,莫皓光便塞給妻子一個自製的小暖爐。

雖然這種條件,在常人看來很艱苦,但這正是夫妻二人想要的節能減排生活。不僅如此,為了將節能貫徹到底,他們從不用紙巾、塑膠袋等一次性用品, 真正做到了能省則省。

莫皓光就連傢俱,也是撿來的。於是乎,他與妻子這間22平米的「新房」, 有將近9成的傢俱,都是莫皓光從各處撿來的。然而這,不過是個開始...夫妻二人後續的許多生活用品,也都是撿來的。比如說,莫皓光從來沒有買過新衣服,他的衣服,和傢俱一樣,都是從各處撿來的。

再比如說,為了節能,夫妻二人在門前搭了一個土灶台。然後出去撿柴草生火做飯,仿佛回到了沒有電的古代社會一般。當然了, 莫皓光家中吃的菜,也基本上都是自己種的。

莫皓光

這樣的生活,截止到如今,已經持續了有13載之久。整日與山林為伴的莫皓光,也儼然從一個城市中人,變為了一個皮膚黝黑的農夫模樣。久而久之,元朗山腳下有這麼個特立獨行的「怪人」的消息傳了出去, 附近居民有見過莫皓光的,也稱呼他為「野人」。

對於外界的評價,莫皓光毫不在意,和妻子怡然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並且迎來了一個新生命——兒子麥皮。這一家二口的節儉生活,變為了一家三口。

或許有人會問,莫皓光如此「不務正業」,雖然每天很節省,但是房租總要交的吧?確實,莫皓光每月單單房租,就要6000多港幣。但其實,莫皓光有自己的工作, 他的工作,同樣與環保有關。

有時候,莫皓光會做一些自然工藝品拿出去賣,也常常回去參加一些與自然相關的專題講座。 這樣一月平均下來,他可以拿到差不多1萬港幣。而在香港,低於1萬2收入的就算是貧困戶了。

莫皓光

對社會「無公害、無污染」是人生的首要目標

好在,莫皓光與妻子因為節儉,日常支出並不高,反而每月還能存下些錢。但是這種生活,仍舊受到了許多人的質疑。這樣放棄城市裡的便利生活和高薪工作,來到有諸多不便,生活用品靠撿的鄉村,值得嗎?有意義嗎?

值不值得,恐怕只有莫皓光自己知道了。 不過每個人的人生追求本就不相同,有人喜歡紙醉金迷的富貴生活,自然會有人喜歡寧靜祥和的自然風光。更何況,莫皓光這種寧靜祥和,更是他保護環境,熱愛大自然「的理想抱負。

而在這個物欲縱流的社會,追求自身的理想本就是一個十分艱難的事情。同樣,放棄更為優越的生活,為了理想來壓縮自身的生活質量,也是一個十分不易的事情。但是莫皓光做到了, 基於個人理想層面上來說,他是一個成功者。

莫皓光一家三口

也有說莫皓光很自私,明明一個高材生,卻去「撿破爛」,實在是浪費教育資源。但是生來在世,其實首要的目標並不是做出多大的貢獻, 因為許多人並沒有這麼高遠的抱負,也沒有足夠的能力支撐自身實現抱負。

首要的目標,是要 做一個對社會「無公害、無污染」的人,這一點莫皓光做到了。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田園牧哥粉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安妮很榮幸和您分享這篇文章!如果您有好的故事,也歡迎下方評論留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