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兒病重,急需100萬治病,父母手握900萬拆遷款,卻一毛不拔,背后原因曝光:父母做的對!

陆凡 2022/05/08

父母兄弟是一個人可以依賴得最堅強的后盾,真正的一家人往往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可每每利益當頭,親兄弟也得明算賬。

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的,就算以后爸媽死了你也不用回來了!

一個滿臉通紅的男人情緒激動地對著女人吼道,眼眶還蓄著淚水。

他對面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親姐姐何玲。

何玲見弟弟這幅兇神惡煞的模樣,一時嚇呆在當場,知道自己又白來一趟,氣得轉身就走。

按理來說,親姐弟之間應該是互幫互助的和諧景象。

到底什麼事才會讓兩姐弟到了如此劍拔弩張的地步呢?

一紙訴狀

37歲的何玲此前因發覺自己的身體有點不適,就去醫院檢查了一番,結果被告知自己得了甲狀腺重疾,還是惡性的。

醫生說她這個情況需要及時做手術,不然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聽到醫生說是惡性病,何玲被嚇得不輕,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可能是個將死之人!

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劉玲決定盡早去醫院接受治療。既然要在脖子上做手術,手術費是少不了的,她眼下的當務之急就是盡快籌錢。

不過,何玲此時也不會把錢的事情放在心上,因為她知道家里的父母剛好得了一筆近900萬的征收款,父母說過要給她分一部分。

征收款由房屋和田土面積以及家庭人口共同組成。

一個人口最低都是55萬,再加上自己的所占有的田土,劉玲覺得在自己的據理力爭下應該能分得130萬,對于手術費來說應該是夠了的。

正所謂有錢萬事不用愁,劉玲本來懸著的心立馬放回了肚子,她拿起手機給父母打電話,告訴他們自己患了絕癥,急需要錢來做手術。

可事情并沒有她想象的那樣順利,聽了她的話,父母不僅拒絕了她要錢的請求,就連自己的醫保卡都不肯給她,甚至還覺得她的病也是騙人的,目的就是騙錢。

劉玲心中很不是滋味,自己生了如此重的病,做父母的不擔心也就罷了,還認為自己的病情也是編造出來的,自己怎麼講也是父母的的親生女兒,真的能夠做到如此冷漠無情嗎?

讓劉玲失望的是,期待中的親人著急忙慌趕來看她的場景并沒有出現,在醫院中陪伴她的還是只有男朋友,父母根本不為所動,沒有絲毫關心。

看到父母這種反應,劉玲徹底心灰意冷,對陌生人都不至于如此吧,自己這個女兒在父母眼中就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嗎?

男朋友馮慶云跟她說的一番話更讓她的心理防線崩塌,他說弟弟何冰已經拿著屬于她的購房指標在縣城里買了房子,家里的征收款大部分都在弟弟手里。

小時候對弟弟好也就罷了,可現在不僅僅是錢的事,更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況且自己的戶口還在家里邊,無論叫誰來看這錢都應該有自己的一份。

劉玲只得聯系上弟弟何冰,告訴他自己生病了需要錢,就算不給多的,之前答應好的幾十萬也應該給自己。可弟弟卻說錢不在他那里在母親手上,聯系母親又說在父親手上,父親又說在弟弟手上。

何玲知道,他們這樣彼此推諉都是串通好了的,無論找什麼理由,反正就是不肯把錢拿出來。

為了治病救命,她必須得拿到那筆錢,一不做,二不休,怒火中燒的劉玲一氣之下將自己的父母、弟弟一家人全都告了。

劉玲的這個舉動無疑震驚了父母和弟弟一家,不僅是他們,村里大部分的人都很震驚。至親之人直接對薄公堂在外人看來的確非常不可思議。

而當得知自己的女兒得了重疾,身為父母不僅不關心,還推卸責任、視而不見,這種情況也同樣讓人匪夷所思。

畢竟在同村的鄰居眼里,劉玲一家雖然幾個孩子都不怎麼聽話懂事,可因為孩子多,平時的家庭氛圍總體上還是比較幸福歡樂的,看起來感情也不錯,究竟因為什麼?讓他們之間的親情如此淡漠。

冷漠的背后

原來,劉玲姐弟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雖然三人都出生在農民家庭,但是沒有一點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的覺悟,從小就調皮搗蛋,不思進取,姐弟三個都沒讀過幾天書,十三四歲就輟學打工了。

身為老二的劉玲更是叛逆非凡,外出打工的時候,機緣巧合下她認識了一個名叫馮慶云的男人,在他的猛烈追求之下,她陷入熱戀。

談戀愛本來是人之常情,并沒有什麼不妥,可當時的劉玲才17歲,馮慶云卻已經30歲了,也就是說兩人相差了13歲,更重要的是,馮慶云離過一次婚,還有一個需要他付撫養費的女兒。

可想而知,他們的戀情遭到了全家人的強烈反對,天底下的父母沒人會同意自己的女兒給人做便宜后媽。更何況這個男人還這麼老了,自己的女兒才17歲,有大好的青春,還有更多的選擇。

可是陷入戀愛的女人大多數都是盲目的,劉玲不僅聽不進父母的勸,還搬去和馮慶云住在一起,開始了兩人的同居生活。

馮慶云也知道自己的情況配不上劉玲,她的家人反對也很正常,為了減輕劉玲的壓力,緩和她和家人之間的關系,他盡可能地尊重他們,把他們當做自己的親生父母一般孝敬。

一開始的馮慶云確實做得很好,時常跟著劉玲回家孝敬二老,就算遭遇冷臉難堪也依舊展顏相待,任勞任怨,他向劉玲保證一定會努力讓二老接受他,不讓她夾在中間難做。

可是,俗話說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男人失婚必定是有原因的,隨著時間的流逝,馮慶云的本性慢慢暴露出來,他整天游手好閑、不思進取,賭博、喝酒等陋習他樣樣都有。

馮慶云的變化如此大,劉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這時候她不得不承認父母說的才是對的,馮慶云果然不是個良人。

考慮到兩人都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馮慶云雖然人品不怎麼樣對自己倒是挺好的,現在要分開她也舍不得。

何況當初要生要死和他在一起的人是自己,為了他和父母爭吵不休的人也是自己,如果現在和他分開,自己又灰溜溜的回家父母必定又有許多教訓,她實在是懶得聽,自己的面子也抹不過去。

何玲自詡是個獨立自主的新女性,只要不和馮慶云結婚,談談戀愛也沒什麼損失,就得過且過,能忍則忍吧。

只是后來的日子里,她自己也沒有底氣再將馮慶云帶回家了,為了不讓父母起疑心,她自己也很少回家,就連家里的老父親開田建房她也沒有回去。

日子一久,馮慶云慢慢有了結婚的想法,可是劉玲心中依舊沒有底,一旦他提起這個事,就會被她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兩人依舊過著無證同居的生活。

就像氣球總會有被戳破的一天,劉玲精心粉飾得來得太平也會有破滅的一天。

劉玲和馮慶云在慢慢變老,馮慶云與前妻生的孩子也在慢慢長大,看到大女兒成家立業之后,馮慶云又想和劉玲共同生育一個孩子。

天不遂人愿,由于身體原因,劉玲根本懷不上孩子,馮慶云依舊不死心,他想到了最近流行的試管嬰兒,通過醫療技術來完成生育,一定能夠成功。他滿心歡喜和劉玲商量,兩人一拍即合,隨即準備籌錢做手術。

奈何馮慶云就是一個只說不做的主,整天嘴上嚷著要做手術生孩子,實際行動上卻一點都不付出,不僅不好好工作掙錢,還嗜賭成性,劉玲留在家里用來來做手術的錢都被他拿去賭博輸光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家里的父母才知道自己的女兒嫁的人是這麼個德行。

不僅如此,兩人在一起這麼久連結婚證都還沒領!

在這一點上,劉玲和父母的分歧是最大的。在她眼里,兩個人沒有結婚證才不會有什麼責任,萬一以后不在一起了,也不會有什麼經濟糾紛,況且她對自己的感情很有信心,她覺得馮慶云更離不開她,而不是她離不開馮慶云。

她的這番言論聽在家人耳朵里就是不可理喻,簡直是無稽之談,沒有結婚證,也就意味著他們的這段關系是不受法律保護的,一旦劉玲受到傷害都找不到辦法保護自己。

劉玲的家人都氣得不輕,一個女孩子不知道自尊自愛,和男人在沒領結婚證的情況下同居了整整二十年,還是這麼一個人渣,他們恨鐵不成鋼,徹底對劉玲寒了心,決定以后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再管她。

話雖然說得難聽,可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哪能說不管就不管,這次的征收款撥下來之后,考慮到以后要靠兒子養老,老兩口確實把自己的那份給了兒子,可是,屬于女兒劉玲的那份他們一點沒動,給她安安穩穩地存著。

正是因為有了前車之鑒,他們才不敢輕易再將錢給女兒。

在他們看來,劉玲就是被馮慶云的花言巧語騙了,才會做出這麼多蠢事,如果這次又直接把錢給她,那很快又會被馮慶云拿去揮霍完。

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劉玲做事這麼不留情面,直接將自己一家人全部告了,連三歲的侄子都不放過。

接到提告通知的弟弟劉冰更加不可置信,劉玲的這種做法基本上是毀掉了他們最后一絲親情,還讓整個村的人看了笑話,他怒不可遏。

在他眼里,當初修這棟房子的時候姐姐劉玲就沒有任何貢獻,既不出錢也不出力,現在有利可圖的時候倒是跑得挺快。

況且他們只是暫時沒把錢給她,又沒說不給,她也不和家人溝通交流就直接將他們告上法庭,這哪是把他們當做一家人的樣子。

又想到就在前不久拆遷款才撥下來的時候,馮慶云就曾經發信息恐嚇過他,這幅流氓做派他也早就忍無可忍了,他十分不理解姐姐為什麼要和那種人在一起,甚至為了他和家人鬧成這種場面。

所以,就算劉玲是她的親姐姐,就算她患了重疾他也能做到無動于衷。既然她已經和馮慶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看兩人的做法,不是夫妻也勝似夫妻了,他的醫療費也應該由馮慶云來承擔。

迫于無奈,劉玲只好再次找到弟弟協商,因為家中的房子已經被拆遷,沒有地方住的李冰帶著家人一起到親戚家暫住。

面對劉玲的再次來訪,他一點都不客氣,當著親戚的面直截了當表示一分錢都不會給她,讓劉玲生病了就找馮慶云負責,家里邊的事更不需要她來操心,就算父母百年之后的身后事也不需要她來參與。

聽到弟弟的這番話,劉玲知道自己應該是沒有什麼希望了,同時她也明白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合適,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硬著頭皮也得繼續。

法院的判決結果還沒有出來,錢也還沒有拿得到,何冰一家拖得起,可是何玲的身體拖不起,她必須盡快到醫院做手術。

好在第二次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何玲她的病情暫時還沒有惡化,還是良性的,只要盡快手術,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因為良性手術難度并沒有這麼大,花費也沒有這麼高,身體也不能一拖再拖了,劉玲決定自己花錢做手術。

在手術住院期間,家里的親人依舊沒有來看望她,對她還是不聞不問。醫院里照顧自己的仍然只有自己的男朋友馮慶云。

何玲知道自己傷了家人的心,可是家人對自己的態度和做法同樣也讓她心如死灰。已經失去了一個家,另一個家她想好好組建,在馮慶云的支持下,她打算繼續提告。

后記

何玲和父母弟弟之間的糾葛實在是讓人唏噓感嘆。

身為父母,此生最牽掛的應該就是自己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女兒過著這樣的生活,家人心里肯定也十分不好受。可他們的表達方式也確實會讓人產生誤會,誰都不想被人冷漠相待,更何況是和自己有著血緣關系的親人。

這也許也是何玲在發現馮慶云人品不好之后,還舍不得和他分開的原因。

畢竟他對自己始終是關心的。

可是何玲這就是典型的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任,人生總共都沒有幾個二十年,她就把這段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了這個男人身上,還把和家人之間的關系弄得如此尷尬。

人是一種十分復雜的動物,沒人能夠猜中別人的心思,也沒人有這個耐心整天猜測,有任何想法都要大膽表達出來,對于任何一種關系都很適用,尤其是親人,畢竟他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