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安置房不住,7旬老夫妻隱居深山,自給自足,喜歡鄉下的一草一木,不願離開

安妮 2021/07/30 檢舉 我要評論
 

熱點明星獨特爆料,前沿榜單新聞時事,我是小編安妮,關注@田園牧哥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傳遞善舉正能量,你想知道的,這裡都有哦!

 

隨著安置房的不斷完善,大多數山區的農戶已經搬遷到新規劃的村子裡了,和朋友順著小坡走進院子裡,院子裡靜悄悄,還以為這又是一座無人居住的空院子,當攝影師和朋友在院子裡轉悠一會,準備離開時,一位老人從西邊的廂房裡走了出來。

老人姓李,今年71歲,他和老伴都是鄉村退休教師,李老師對朋友說他的教學經歷還是比較坎坷的,他從高中畢業後,就在村子裡當出納。當他在石料場幹的有聲有色時,他的哥哥讓他去應聘民辦教師工作。

他的哥哥讓他報考鄉村民辦老師,當時,他十分不願離開石料場,他的哥哥是位民辦老師,由於文化程度低,被末位淘汰,他的哥哥不服輸「我的文化程度低,有文化程度高的你們招聘嗎?」「只要文化程度高,能考試通過的,我們就聘用。」當時主管教育的鄉幹部這樣答覆李老師的哥哥。圖為李老師的老伴在洗鍋刷碗收拾家務。

李老師為了替哥哥爭口氣,經過筆試、面試、試講等環節順利應聘為一名鄉村民辦老師,李老師辭去了砂石場的工作做了一名鄉村民辦老師。

他當了老師後還收穫了自己的愛情,他和在同一山村學校教書的妻子相識、相知、相愛組成了家庭,兩人從朝氣青年直到兩鬢白髮暮年,一直默默堅守在山村小學這塊沃土上奉獻自己的青春年華。

李老師和老伴兢兢業業教書育人,由於夫妻兩教書成績優秀,他兩在2008年轉為公辦老師,這也是對他兩的工作最大的褒獎,李老師說,他做了幾十年的教師,沒有在城裡學校教過一天的書,可是他為了每個山區的孩子能夠接受更多的教育,瞭解學生的家庭狀況,經常是兩腳泥濘去學生家裡走訪和家長促膝長談。

李老師和老伴為了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教書育人中,他兩隻生育了一個兒子,兒子現在在城裡工作,育有一兒一女,兒孫十分孝順,經常買些吃的喝的回來看望他老兩口,去年,落實山村遷移安置政策,他和老伴在鎮上分得了一套安置房,兒子幾次勸他搬進安置房裡生活,他一直不同意,說是住在老院子裡舒暢。

李老師已經退休10年多,他堅守著老房子,他說,他原來的房子不是在這裡的,是在另一個山溝裡,進出只有一條羊腸小徑,那是老祖先留下的房子,

傳說,明末李自成在潼關與朝廷駐軍經過多次激戰後,遺留下的傷殘士兵,為躲避朝廷官兵抓捕居住在深山老林,後來這些傷殘農民軍就再次長期生活下來,在30多年前,為了方便村民生活,他們散居在老林裡住戶才逐漸搬到一起。圖為李老師養的蜜蜂。

現在幸運遇到國富民強太平盛世,上級部門為了農民享受更好地生活環境,在鎮子上為一些村民建設了遷移安置房,李老師說,這是在多年前農民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你為啥不搬遷呢?」「我從小生活在山區,喜歡這裡的寧靜與一草一木。

咱也像陶淵明那樣‘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逍遙自在生活,哈哈哈哈」,李老師笑著對朋友說到。

跟著老兩口穿過兩座房子的臺階過道,踩著石頭爬上一個小陡坡,進入李老師的菜園子,菜園子裡芹菜的樣數挺多的,有黃瓜、豆角、番茄、大蔥、萵筍,緊挨菜園子是一片玉米地,玉米已吐露紅穗。

李老師說,這些青菜和玉米都是他和老伴種的。沒事了就在地裡鋤鋤草,澆澆水看著些幼苗漸漸成熟,心裡特別舒暢。

李老師說,地裡種的青菜他兩口子根本吃不完,在地裡幹些農活主要是為了有事做打發閑余時間,權當鍛煉身體,只要兒孫一回家,臨走時,車裡被各種青菜塞得滿滿的。家裡還有十多箱蜜蜂,一年能搖幾十斤蜂蜜,偶有,老朋友來,就送給他們。

這裡只有兩家住戶,鄰居已搬遷到鎮上了,房子周圍的地也不種了,他現在院子周圍河坡上的土地上任他隨便耕種。他調侃道,他是這裡的山大王。

李老師說這裡沒有無線信號,看不到電視不能使用手機,要想使用手機必須要走到山口的高出,李老師經常自娛自樂拉一段二胡,老伴是他唯一的忠實聽眾,老伴還時不時和曲一段,真是「夫唱婦隨」令人羡慕不已。

大家紛紛議論李老師的生活方式與對生的態度,羡慕老兩口與世無爭遠離塵世宣洩悠然自得的生活。你想過自己老了後選擇什麼樣生活方式嗎?歡迎留言探討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田園牧哥粉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安妮很榮幸和您分享這篇文章!如果您有好的故事,也歡迎下方評論留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