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深山中發現4戶人家,7口人過著「傳統農耕生活」,麥收季節時,全家齊上陣

安妮 2021/07/22
 

熱點明星獨特爆料,前沿榜單新聞時事,我是小編安妮,關注@田園牧哥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傳遞善舉正能量,你想知道的,這裡都有哦!

 

北方農村的麥收季節,來到了河南豫西大山之中采風,當地影友老師給我們介紹說,深山裡發現了一個4戶人家的小山村,只有7口人還在那裡過著傳統的農耕生活,夏收應該還是比較原始,應該去記錄一下,

留下豫西農村最後的農耕方式,為了趕時間能拍上割麥子的場景,我們5點鐘便出發,一行人2輛車沿著盤山公路走了進去。

七點多鐘我們終於尋到了傳說中的小山村,車子停在了村口一個不大的地方,大家馬不停蹄沿著山中小道直往山裡繼續前行,

半個小時後我們遇到了小山村的第一戶人家,這位姓郭的老人,他正在山坡上背著麥子,孫子幫著他用獨輪車往村子裡轉運。

等阿貝裝好車子孫子推著離開,我們坐在一起聊了起來,阿貝說自己今年已經74歲,家裡現在就是他和老伴在家,孩子們都外出打工去了,村子裡的4戶人家基本都是這個情況,小山村裡還生活著他的哥哥和嫂子兩口子,

另外是一對母子,還有一戶是個留守老人。現在4戶人家也就是他和哥哥家情況差不多,還有莊稼,到了麥收季節都忙著呢。

我們姑且把阿貝稱為郭二叔吧,推著麥子的年輕人是他的外孫,孩子在市里做教師,放星期便趕了回來幫著外公外婆收麥子,二叔說孩子已經是個大小夥子,

可是從小沒有幹過體力活,力量沒有拔出來,所以把推車子的輕活給了他,自己上山下山扛麥子,剩下最後兩捆麥子,外孫推走一捆,二叔扛了一捆,年輕人很懂事,送回麥子又返回來接外公,

二叔走在後邊個我們介紹說女兒女婿都在外地打工,兒子在山下開大車,下午碾場兒子就能趕回家。

10點鐘左右我們跟隨著二叔來到了村口的麥場上,這裡有兩個小麥場,他和哥哥一家一個,二叔的老伴正在這裡曬麥子,俗話叫做攤場,二叔回到這裡顧不上休息也開始幹活,他一邊幹活一邊繼續給我們介紹著村子裡的情況,

他說4戶人家散居在這個山坡之上,都是利用特殊地形建的房子,大約方圓300多米的樣子,從前這裡有幾戶人家已經都遷走了,這些年農村的年輕人都外出謀生不種地了,孩子們都在山下的市區買下了房子,融入了讓城市生活,像他這般年紀的老人不適合在城市生活,住在那裡不習慣,

沒有農活幹坐著養老急得慌,所以就堅持留在山裡,哥哥和嫂子也是這個情況,其實只要身體健康,生活在農村還是不錯的,賺錢有孩子,種地夠吃喝就不錯。

山坡上另一邊我們見到了郭阿貝和他的兒子,父子兩個正在翻麥子,阿貝的身體不是很好,麥收碾場兒子怕他吃不消,特意回家來幫父親,甚至岳父也趕上了山,碾場有3個男人幹活就輕鬆一些。

11點鐘郭阿貝和親家兒子翻完了麥子,吆喝著我們一起去他家吃早飯,走進阿貝家的靠崖窯洞院子,看到了他的老伴已經做好了飯菜,四個盤子擺放在了小桌子之上,山裡人非常熱情厚道,

老兩口一直催促著我們先吃飯,他說這是待客之道,大家推辭不掉隨後便和他們一起坐下吃了飯菜。

我們剛剛吃完飯,忽然走進來一位住著棍子的老人,這是小山村的第五個居民出現了,他的兒子在外地打工,一個人常年在家,今天看到郭阿貝家有客人便來串門聊聊天,大娘對他很熱情問吃問喝,和他說著話。

吃完飯大娘開始忙著準備他們認為的午飯,家裡的三個男人顧不上休息,又開始去麥場上翻倒麥子,準備著下午碾麥子的各種工作。她說今天碾場很忙,全家人一天24小時都不休息,要忙到天黑才算完。

我們站在山坡上看到了二叔家的麥場上他們老兩口在翻場的場景,外孫幹了多半天已經頂不住了,在家裡休息,翻場的活就是老兩口的事情,二叔說孩子小,沒有幹過這麥收的重活,也沒有翻場的技術,最重要還是怕把孩子累壞了,

家裡這是最後一場麥子了,今天碾完今年的麥收就結束了。烈日下,老兩口慢慢地從一邊翻到另一邊。

拍完兩家人翻倒麥子的場景,這次我們接受了二叔的邀請去了他家,他坐在窯洞裡繼續和我們聊天,老兩口也不休息,大娘忙著做午飯,二叔說農村人麥收季節從不休息,以前叫做龍口奪食,形容時間很緊,

這幾天是個好天氣要抓緊時間收完麥子,否則成熟的小麥遇上雨天,不能及時收割就會減產,一年的辛苦就白白付之東流。按說現在家裡不種莊稼就行,可是幹了一輩子農活就閑不下來,

一畝地的產量也就是七八百斤,種上三四畝小麥就夠全家人一年吃的,山村山地靠天吃飯,這樣的收成已經相當不錯了。

二叔家的午飯看上去要比阿貝家好一些,老伴在大鍋裡蒸了蛋糕,還有大肉燴菜,甚至還提前特意包了餃子,她說麥收季節又忙又累,好飯菜是身體的保證,儘量要做點好飯,有個好身體,這樣幹活才有力氣。

吃過午飯阿貝一家約定的機動三輪車來了,他家率先進入了讓碾場模式,三輪車拉著碌碡要反復碾軋3次,翻場自然也是三次,最後才能起場 將麥秸稈和麥粒分離。

半個小時後耳熟的兒子回家來了,他開著自家的機動三輪車也進了場,可能是很久不曾使用,車子跑了幾圈,碌碡竟然脫鉤了,三人又開始忙著修理,過了一會三輪車才有重新進入了正常運轉,山谷中響徹著2個三輪車歡快的馬達聲,把麥收季節推向了[高·潮]。

2家人的碾場要在下午7點多鐘才能完全結束,因為擔心天黑山路不好走,老人們建議我們趁天黑之前離開比較好,大家接受了老人們的建議。

車子遠行越遠,機動三輪車的馬達聲也漸漸聽不到了,這大山之中的傳統農耕生活想必也是這樣會,漸行漸遠,也許幾十年後只能出現在照片或者視訊中了,成為永久的記憶和鄉愁。各位,您說是不是啊?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田園牧哥粉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安妮很榮幸和您分享這篇文章!如果您有好的故事,也歡迎下方評論留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