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夫妻買下48坪小屋「恩愛卻互不打擾」妻有秘密通道,負債830萬靠屋內「4.5坪咖啡店」開創第二人生

安妮 2021/08/21 檢舉 我要評論
 

熱點明星獨特爆料,前沿榜單新聞時事,我是小編安妮,關注@田園牧哥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傳遞善舉正能量,你想知道的,這裡都有哦!

 

2012年,咖啡師龜穀靖之和妻子

搬到了生活節奏很慢的山口市,

他們買下了一棟日式老宅,

改建成了一個「非日常」的純白空間。

前門進入是家、

家裡沒有電視、沙發、大餐桌,

取而代之的是咖啡烘焙機、各類器物道具,

還常有藝術家在他們家辦展。

側門進入是一間不足15平的咖啡館,

夫妻倆靠做咖啡為生,

但一周就只營業10個小時,

生意還賊好。

無論在朋友、還是大眾眼裡,

龜谷夫婦都像是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不愁錢、感情穩定。

但實際兩個人在結婚之前,

龜谷替父親背上了3000萬日元(約新台幣830多萬)的債務,

還好妻子對他不離不棄。

支持他的咖啡事業,

用龜穀的話說,

謝謝我的妻子陪我熬到現在。

兩人受邀在書展沖泡咖啡

不開店的日子,

他們常常會收到各界的邀請,

跑去奇怪的地方沖泡咖啡,

山洞、麥田、寺廟……

被稱為「出差咖啡店」,也做出了名氣。

結婚12年,他們一起跑遍了全國。

「回頭看看我的整個人生,

是我的妻子和咖啡,

拯救了我。」

自述 龜穀靖之

我叫龜穀靖之,是一名咖啡師。

遇到我妻子之前,我已經單身了5年多,總是和男生混在一起,還有人調侃我是不是gay。當時認定自己遇不到性格相合的人,還半開玩笑地說過永遠不會結婚。

結果在31歲的時候,我偶然去了一家傢俱店,看到了在那裡上班的千晴,第一眼我就被她的笑容迷住了。想辦法以買東西為由和她聊了很久的天,正好聊到了我們有共同的好友,我就想機會來了。

我從店裡拿了她的名片,天天和她發消息,一周後我拿我們共同的朋友當幌子,把她約去了紅酒品嘗會。雖然我性格還挺內向的,但是當時就像著了魔似地追求她。

和千晴交往之後我覺得整個人生都順風順水了,正要論及婚嫁的時候,一塊巨石砸在了我的身上:父親的公司破產了,我替父親背上了3000萬日幣的債務。

我之前是做系統工程師的,也沒有賺得特別多。為了還清債務,我拿出了多年的積蓄,還賣了老家的房子,可以說是一貧如洗。甚至我第一次去見她家長的時候還欠著一屁股債。

求婚的時候,千晴和我說:「既然我們是從零開始,就不怕會失去什麼,不用往回看,只要往前走就好了。」

家是「非日常」的空間

這裡是我、妻子龜谷千晴、狗狗Tori3個人的家。

咖啡店也好,這個家也好,都是我們從零開始,一點點努力累積出來的成果。

我們也參與了房子的設計和改建。打一開始我們就想要找一棟老房子,這種房子是以前木工們靠純手工搭建的,用的也都是純天然的材料,很適合用來改造。庭院裡還種著不同季節的花,是一個很適合鑽研、讓人可以靜下心來的地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