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夫妻隱居深山幾十年,過著最原始的生活,看看是什麼樣子?

安妮 2021/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熱點明星獨特爆料,前沿榜單新聞時事,我是小編安妮,關注@田園牧哥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傳遞善舉正能量,你想知道的,這裡都有哦!

 

受一朋友邀請前去平陸最為偏遠的黃莊大隊大河灘村,看望一對6旬夫婦,雖然只有30多公里路程,但由於行至大河廟以後就沒了水泥路面,加之大山裡居住的村民很少,道路也已年久失修,坡陡彎急、崎嶇難走,下到曲士坡底以後,兩邊的樹木也由於很少有車子通行而長得伸向了路上,開車前往基本不能通行。

摩托車載人也很危險,所以朋友建議一人一輛摩托車騎行前往。

站在山頂看遠山,老兩口家就住在遠處的大山裡

老兩口的居住地地處深山,沒有商店,照明也是依靠太陽能板,生活所需的必需品都由老人的兒子不定期送回家,在這個季節,我們日常食用的新鮮蔬菜大山裡就成了缺貨,

所以朋友早早地就在菜市場購買了要帶上山的各種蔬菜和便於保存的火腿腸等各種生活用品,因為山裡沒有手機信號,電話也無法聯繫,也就不知道老兩口需要什麼東西,只能猜測著按自己的想法購買。

老人巡山的道路

由於進山以後的道路上沿途都沒有人居住,我們還攜帶了打氣筒和飲用水,再次檢查了車輛狀況,並加滿了燃油,才把要帶加進大山的東西裝上摩托車,然後出發向大山裡騎行,山上海拔高氣溫低,我倆也在短袖外面穿上了厚點的衣服,

前十多公里都是柏油路、水泥路騎行很快,上了土路之後,路就就漸漸地難走了起來,下雨後被車各種車輛碾壓成了很深的車轍,一不小心就會滑倒,加之最近沒有下雨路面上的塵土會被前車帶起,大山裡的路面還會有很多凸起的石頭,我倆都騎得小心翼翼。

走到曲士坡以後開始下山,路面很多地方都是想樓梯一樣的臺階,坡度還很大,我們兩個就拉開距離,騎一段等對方一下,中間還要騎車趟過幾條山間小溪,中途在一個拐彎處由於車轍和路面的碎石。

路邊盛開的五味花

只看見一排瓦房掩映在大山裡,幾隻被拴著的狗狗在大聲的叫著,提示主人這裡來人了,一群散養的雞在大公雞的帶領下在樹林裡悠閒的覓食,對我們這陌生人的到來倒是顯得漠不關心。

走近停好車一看,壞了,大門緊鎖,朋友卻說沒事的,走不遠,狗狗剛才已經叫了,我再喊一聲估計就能回來,在朋友的呼喊聲結束不到2分鐘,我們就看到了一位身穿迷彩服扛著頭,背著用蛇皮袋做的背包的阿貝進入我們的視線。心裡頓時感覺踏實了。

老兩口居住的房子

阿貝話語不多,和我們打過招呼後開始呼喚老伴回來,原來老伴去不遠處收拾菜地了。我們用院子裡冰涼的山泉水洗了把臉,阿貝拿過板凳讓我們坐下來休息,問起這裡的居住情況,阿貝介紹說周邊的村子有老君廟、板溝、算盤溝,

北坡等幾個自然村,還有好幾個名字奇怪沒記住,由於地處偏遠,處在大山深處,人均耕地很少,為了改變生活條件和子女的教育問題,在上世紀90年代都已整體遷移出大山,居住到了晴嵐、南村、張店等地。這個大山裡方圓十幾公里就剩下他們夫妻2個在這裡居住。

阿貝坐在門口休息

阿貝的老伴聽見呼喊很快便回來了,朋友從車上取下帶來的東西和大媽一起送回了房子裡,我和阿貝坐在院子裡聊天,聊天才知道,阿貝今年60多歲,70年代從別的地方來經人介紹來到大山裡和老伴結婚後就一直居住在這個大山裡,岳父母一生沒有生育孩子,

老伴是在山外抱養回來的,一歲多就被抱養回來,一直在這裡生活了60多年,原來居住的房子離這裡有4裡地,這個房子是以前村子裡的倉庫,後來就被自己買下來居住了。

岳父母也已經去世多年,三個子女長大後都走出了大山,在城裡做生意,也都在縣城買下了房子,孩子們多次要求他倆出山和自己一起居住,都被老人婉拒了。

阿媽回來打開房門

由於山裡交通不便,阿貝也不會騎車開車,生活用品都是孩子們不定期送回來,每年冬季在大雪封山之前,都必須要把所有的生活用品和常用藥品備齊,不然下雪時候山裡氣溫低,雪基本不融化,裡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

大媽開始張羅著要給我們做飯,院子裡養的有雞和鵝,還有三隻被老母雞剛孵出幾天的小鵝,黃黃的看起來非常可愛,就在阿貝的背後擺著的木制蜂箱裡我看到了母雞下的幾枚雞蛋。

老兩口家三隻被老母雞剛孵出幾天的小鵝

在大媽張羅做飯的時候,阿貝起身說要去巡山了,問起原因才知道阿貝在這裡還兼著護林員的職務每個月一千五百多元,每天要巡山十公里左右,雖然現在已經過了森林防火期,但是阿貝還是很認真,每天堅持巡山檢查,剛好我們也想去山裡轉轉,就隨著阿貝一起踏上了巡山的道路,巡山時候還是我們當初看見他的時候一身行頭,一把頭,一個布袋。

阿貝說這樣做是因為山裡有野生動物,一來可以防身,二來在路上看到有些羊肚菌或者什麼藥材也可以採挖一點,這樣在巡山的路上才不會顯得無聊乏味。

大山深處巡山路

我們走了一段距離後,朋友說想去看看阿貝當時結婚的老房子,阿貝欣然答應,說剛好這幾天蜜蜂分王,老房子那裡養了20多箱蜜蜂,這幾天也沒過去看,不知道啥情況,今天就一起過去看看,一路上行走在原始森林裡,趟過2條小溪,

也不知道走了多遠就到了阿貝的老房子跟前,阿貝說這個地方叫算盤溝,老伴就是在這個房子裡長大的,他們倆也是在這裡結的婚,正房有百十來年了,偏房蓋得晚。

房前房後擺滿了蜂箱,阿貝說這些都是中蜂,產蜜量低,加之管理粗放,一年只採收一次蜜,加上住的地方的蜂,一年能有1-2萬元左右的收入。

老兩口結婚的房子

由於阿貝還要繼續巡山,也已經到了飯點,我和朋友便開始返回阿貝的住處,一路上走在原始森林裡,滿目蒼綠,不時傳來幾聲鳥叫,小溪邊長滿了水芹菜和腎蕨,樹上的藤蔓也開滿了各種小花,朋友介紹說有五味子,

八月炸,路邊的褡褳也紅了,生活在這樣的天然氧吧裡,吃著自己種的蔬菜,感覺老兩口就像神仙一樣。我們兩個就這樣一路走著吃著,拍著,不知不覺的就回到了阿貝的住處。

巡山的道路

遠遠就看見院子裡冒著炊煙,一群雞和鵝在院子裡喝水覓食,一條小狗看見我們也跑了過來,大媽招呼我們坐下,說菜已經弄好了,下點速食麵就可以吃了。桌子上擺了4盤菜,炒土雞蛋、涼拌木耳、炒豆角、炒蒜薹。

除了豆角是我們帶的,其他都是她家的,大媽還給我們煮了10幾個土雞蛋要我們吃不完走時候帶著。

大媽把一盤炒雞蛋直接一分為二撥到了我倆的麵條裡,說你們好好吃都吃完,山裡沒啥好東西,就這雞蛋不缺,你們一定要吃飽,不能餓著肚子。

我們的伙食

問起大媽為什麼不願意下山生活,大媽說自己打小就在這裡長大,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了,山上空氣新鮮,還非常寧靜,這個地方夏天也很涼快,幾十年了也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在這裡思想沒有壓力,也沒什麼亂七八糟的煩心事,每天起居時間都是自己決定,

起床後給自己找個事幹就行,阿貝每天巡山權當鍛煉了,水源就在院子裡,是從山上引下來的山泉水,用的太陽能發電儲存在蓄電池裡,電視也可以看,就是手機沒信號,打電話要上到山頂上,信號還不一定好,阿貝還兼著護林員,很多次說年齡大了,讓再找個人替換阿貝,可是在這裡除了她倆,沒人願意來。

就這樣一直幹著,再過上幾年看身體情況再決定什麼時候出山和孩子們一起生活。在這裡吃喝倒是不愁,最怕的就是大雪封山萬一有個急病啥的!

阿媽洗完碗在喂雞

吃完飯我們陪大媽聊了會天,大媽把煮的雞蛋裝好,說天氣不太好,你們倆休息一會就趕緊出山,萬一下雨了,就出不了山了,我們就開始收拾行李準備返程。老兩口居住的地方除了手機沒信號之外,感覺就是世外桃源,生活在這裡呼吸著新鮮空氣,喝著山泉水,沒事養蜂養雞,采點藥材野味,朋友說這才是最舒服的養老生活啊!

家裡家外的情景

如果是你,你願意在這裡生活嗎?若喜歡這篇文章,歡迎轉發!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田園牧哥粉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安妮很榮幸和您分享這篇文章!如果您有好的故事,也歡迎下方評論留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