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見者忘憂,樸素閒適,90後浪子歸武夷山造屋,一家三口晴耕雨讀,過上最美田園生活

安妮 2021/08/02
 

熱點明星獨特爆料,前沿榜單新聞時事,我是小編安妮,關注@田園牧哥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傳遞善舉正能量,你想知道的,這裡都有哦!

 

福建武夷山腳有一個黃柏村,村裡住著一戶人家,叫「淸涼地兒」。

這裡:

一個園子,三口人,

三條小狗,四隻鵝,

五間屋子,六張椅,

七棵松樹,八畝茶。

淸涼地兒的男主人叫顯然,一個90後年輕人。這個地方,是他在武夷山的大寨小村裡騎行過三萬公里之後,再尋覓半年,找到的最清涼的地方。

遊子歸來,重新開始

顯然雖是武夷山人,但出生後就被父母帶去上海。8歲那年,全國抗洪救災的新聞鋪天蓋地,住在七百多公里外深山裡的奶奶去世了,一家人回到了武夷老家。

父母把他留在了外婆家。「跟著表哥表姐,白天抓田鼠、下河摸螺螄,晚上拎著炭火稻田裡抓黃鱔。第一次吃到外婆曬的地瓜幹,知道什麼是仙草凍,西瓜竟然放到水裡去冰鎮。」

在城市長大的顯然,第一次體驗到田園的快樂,後來即使在都市生活仍戀戀不忘。所以十五歲那年,他又騎著腳踏車到了村口。

但這一次,他說:「第一眼,我就哭了。」那時武夷山經濟不景氣,村子裡都還是土牆黑瓦,坑坑窪窪的泥路。很落寞,但又感到興奮。

村裡「平地種水稻,凸處有茶花,那是大城市不曾有的美。」顯然還是決定在老家定居、讀書,學會了當地的方言。

但他也與別的年輕人一樣,山中日子清寡,畢業後就離開了武夷山。趁年輕幹一番事業,當泳池救生員,在全球著名的運動腳踏車品牌公司工作。

後來「工作遭到質疑,鬱鬱不得志」,2011年獨自騎行滇藏線,以出走撫平內心。途中遇到大雪,在零下20度的地方迎風雪騎行。「直到深夜11點,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才看到雪山深處的一戶人家泛出微弱的燈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